• 今日百诚医药正式登陆创业板

  • 发布日期:2022-03-04 00:36   来源:未知   阅读:

  今日,百诚医药正式登陆创业板,发行约2704万股,发行价为79.6元/股,由国金证券保荐承销。

  杭州百诚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百诚医药”)是一家以药学研究为核心的综合性医药技术研发企业,采取“受托研发服务+研发技术成果转化”双线发展战略,主要为各类制药企业、医药研发投资企业提供药物研发服务及研发技术成果转化。

  业务涵盖药物发现、药学研究、临床试验、注册申请等药物研发主要环节,其中在药学研究和生物等效性试验(BE试验)服务上具有核心竞争优势。

  其中,2021年上半年,受托药品研发服务收入8556.92万元,占总营收的60.57%;自主研发技术成果转化收入3732.17万元,占26.42%。

  从百诚医药的发展历史来看,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政策的实施对其发展推动作用不小。

  2016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明确规定化学药品新注册分类实施前批准上市的仿制药,凡未按照与原研药品质量和疗效一致原则审批的,均须开展一致性评价。

  在仿制药开发及一致性评价方面,自百诚医药成立以来,已为150多家客户提供250余项药学研究、BE试验或者相关一体化研发服务;自主立项研发项目超过100个。2015年以来,已助力客户取得80多项仿制药药品注册受理号,46项仿制药药品注册批件或通过一致性评价。

  受益于该项政策,百诚医药业绩获得较快的增长,2018年-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8212.21万元、1.56亿元及2.0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58.86%,2021年1-6月营业收入为1.41亿元,同比增长74.11%。净利润同期分别为1147.47万元、4502.19万元、5719.35万元和4089.39万元。

  截至2021年上半年结束,百诚医药在手订单金额为5.99亿元,其中,BE试验项目的订单金额为1.81亿元,占总订单金额的30.24%;自主研发技术成果转化项目订单金额8896.15万元,占14.86%;

  自主研发创新药方面,目前百诚医药重点布局五个创新药在研项目,均属于1类新药,药品适应症领域主要为神经病理性疼痛、肿瘤、非酒精性脂肪肝等适应症领域。

  不过这五个创新药中一个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四个处于药物发现阶段,对百诚医药基本不构成价值加成。

  ▲百诚医药创新药研发管线年上半年,百诚医药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236.14万元、1567.28万元、3350.21万元和2922.96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5.05%、10.02%、16.17%和20.69%。

  百诚医药拥有518名技术人员,占总人数比例为85.06%;其中博士10人,硕士132人,本科及以上学历人员约占70.11%。

  但从数据上看,百诚医药今年增长迅猛,在手订单充足,那么,其在仿制药CRO赛道中处于什么样的市场地位呢?

  相较于药明康德2021年上半年105.37亿元总营收、26.75亿元净利润的规模,百诚医药同期1.41亿元总营收、4089.39万元净利润规模应该算作迷你型CRO企业。不过两者所处赛道不同,这么比较没有多大意义。

  在百诚医药所处的仿制药CRO赛道,参与者众多、市场较为分散,目前整个国内市场尚未存在绝对的行业领跑者,市场竞争格局尚未成型。国内的主要参与者有阳光诺和、博济医药、华威医药、新领先、汉康医药、百诺医药等“药学+临床”综合型CRO。

  根据已有数据测算,百诚医药2019年在中国药学研究CRO市场(CMC市场数据)的占有率约为1.56%,在中国临床试验阶段CRO市场的占有率为0.16%。

  从营业收入数据看,百诚医药在竞争对手中处于中等位置;2020年32.50%的营收增长速度也少于阳光诺和的48.29%、百诺医药的41.67%、汉康医药的33.93%。

  作为CRO企业,最重要的资源是人才。要想留住人才,薪资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百诚医药的薪酬在同行业中几乎处于最低水平,2020年,研发人员的平均薪酬只有15.2万元;整体员工的平均薪酬为16.15万元,只比博济医药的15.63万元稍高一点。因此,有媒体质疑百诚医药有通过压缩费用美化利润的嫌疑。

  对此,百诚医药解释称,研发人员工资水平相对较低,主要系研发人员占公司人员80%以上,由于公司处于快速发展期,研发人员中新招聘入职员工占比较高,拉低了平均工资水平。

  百诚医药曾于2016年4月挂牌新三板交易,于2017年12月摘牌,于2020年11月申报创业板IPO。经历了多轮问询,才终于在时隔一年多正式登陆创业板。

  历经多轮增资,百诚医药最终于2019年6月第七次增资后估值10.95亿元,使得其满足创业板上市标准二: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这也引来了监管部门“历史增资是否为满足上市条件的估值标准所定制?”的问询。

  在资本护航方面,我们也看不到什么有分量的投资资本或者国有资金背景机构入场支持。

  IPO前,创始人楼金芳和邵春能夫妻合计控制百诚医药47.34%的股份。其中,邵春能直接持有百诚医药24.96%的股份,另通过控制绍兴百众、百君投资、福钰投资分别持有4.07%、1.02%及0.65%的股份;楼金芳直接持有百诚16.64%的股份。

  持股超过5%的股东只有天堂硅谷,此外凤凰银桂、新诚实业、浙江深改、繸子福鹏均属于私募投资基金。从百诚医药股权结构图中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其自然人持股人数较多。

  自百诚医药申报IPO以来,除了经历监管部门3次共计59道问题的正式问询,多方媒体也对其诸多经营事项提出质疑。

  截至2021年上半年结束,百诚医药的销售人员为8人。如果时间再往前看,2018年-2020年,这一数量分别为5人、4人及5人,销售人员人均产出分别为2346万元、4171万元及4606万元,远高于以国内业务为主的同行上市竞争对手。在人均工资低于同行情况下,百诚医药销售人员的人均销售额却能远超主要对手,确实令人惊奇。

  对此,百诚医药解释称:公司总体经营规模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公司具备较强的自主创新能力、服务能力和良好的口碑,基本不依赖销售人员的业务拓展能力;涉及与产品相关的技术交接等事务主要由具体的研发人员负责与客户进行沟通,业务开展过程中无需配备大量的销售人员。

  这样的解释显得有些苍白,比百诚医药规模还要更小的博济药业销售人员数量分别为31人、39人及44人;直接竞争对手阳光诺和截至2020年结束也有28名销售人员。

  另外,极低的销售费用率也造就了百诚医药高净利的神线亿元,销售费用分别为318万元、379万元及194万元,占比分别为3.87%、2.42%、0.94%,存在美化财务数据的嫌疑。

  其次,百诚医药与其客户、供应商的关系非常复杂,且存在交易数据相互矛盾的情况。

  从2013年起,花园集团就是百诚医药的第一大客户,2021年上半年百诚医药对其销售2506.75万元,占总收入的17.75%。有媒体质疑,花园集团股东邵钦祥、邵鸿轩、邵燕芳与百诚医药实控人楼金芳、邵春能夫妇均为浙江东阳花园村人,除业务往来关系外,疑似还存在其他关联关系。除此,百诚医药第三大客户北生药业也疑似存在其他关联关系。

  如果说这些质疑都是捕风捉影的猜测,那么,百诚医药与上市公司东亚药业、特一药业的交易数据则存在白纸黑字自相矛盾的情况。

  根据东亚药业财报,其2019年、2020年向百诚医药支付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6万元、77万元,而百诚医药这一数字分别为189.33万元、60.61万元。

  根据特一药业2020年年报,其研发费用中的委外研发支出只有10万元,而在百诚医药招股书中,特一药业位列2020年第三大客户,为其贡献了1130.75万元的收入。

  除上述问题之外,百诚医药还被质疑实控人履历真实性、客户疑似空壳公司等诸多问题。

  近年来,一大批本土CRO中小企业迅速崛起,受到了市场的青睐,整个行业正在迎来高速发展期,其中部分中小型CRO已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如美迪西、阳光诺和、诺泰生物等。在这种氛围下,特别是在注册制制度下,广大投资者还需注意甄别优劣,避免部分企业鱼目混珠,造成投资损失。后续发展如何,美柏医健还将持续关注。

  3、《百诚医药IPO:隐瞒关联交易财务数据“打架”涉嫌造假》,逑实财经,2021年6月8日

  4、《百诚医药:一家由5人销售天团引领、市值不够融资先来凑的CRO企业》,投行最前线、《百诚医药IPO与花园集团的重重迷雾,或涉嫌利益输送,大客户疑似空壳公司,客户与供应商重叠》,中沪网,2021年6月8日

  6、《百诚医药:逆天净利神话恐破灭客户羸弱交易真实性存疑》,证券市场周刊,2021年8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