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断完善的青年发展指数研究

  • 发布日期:2022-02-03 10:13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由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清华大学青少年德育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中国国情研究中心联合课题组研究形成的《国际青年发展指数报告2021》(以下简称《报告》)正式发布。《报告》以跨学科理论研究为基础,基于各国青年普遍关注的青年发展领域,确定了5个一级指标和17个二级指标,并选取85个国家进行测算,力求通过多维度、多层次的评估,立体综合呈现各国青年发展现状、特点、趋势和存在问题,促进各国青年发展交流互鉴,推动青年健康成长。为帮助读者更好了解《报告》相关内容,本报特邀请联合课题组专家进行专题解读。本期刊发的是清华大学青少年德育研究中心主任谢矜的文章——《不断完善的青年发展指数研究》。

  2021年6月,欧洲青年论坛发布“青年进步指数(YPI)2021”;8月,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英联邦秘书处发布了原定于2020年发布的“全球青年发展指数2020”;12月,“国际青年发展指数”联合课题组在第十七届中国青少年发展论坛发布《国际青年发展指数报告2021》。关于青年发展指数,不同的研究有哪些异同呢?

  从国际上看,联合国大会以“参与、发展与和平”为主题,首次将1985年定为“国际青年年”,提示国际社会更加注重青年在世界上发挥的重要作用,特别是他们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潜在贡献。由此,青年发展日益成为各国关心的重要议题。1995年联合国发布《2000年及其后世界青年行动纲领》(WPAY),为在国际和国家层面促进青年发展提供政策框架和实践指导方针,并列举出10个青年优先发展领域。进入21世纪后,WPAY的优先领域扩展到15个,联合国关于青年发展的相关行动倡议也不断出台。那么,各国关于青年发展的行动效果如何?哪些领域需要进一步加强关注?关于青年发展指数的不同研究,其目的都在于通过对青年发展不同领域数据的分析来呈现青年发展的现状和成效,为关注青年发展的政策制定者、研究者、社会倡导者提供基于实证的参考。

  英联邦秘书处是较早对青年发展进行国际比较的组织,其在2013年发布了第一版全球青年发展指数(YDI),2016年、2020年分别进行了更新。YDI2020涵盖健康与幸福感、教育、就业与发展机会、平等与包容、政治与公民参与、和平与安全6个领域,每个领域对应3-7项指标,共设置27项具体指标。该指数以15-29岁青年作为研究对象,数据来源包括联合国人口司、教科文组织、经社事务部以及世界银行、国际劳工组织、国际电信联盟等国际组织的统计数据,全球疾病负担数据库、盖洛普世界民意调查等研究咨询机构的调查数据,以及经济与和平研究所等研究机构的测算数据。经过原始数据缺失值插补、标准化处理,以专家讨论赋权进行指标合成,计算出181个国家和地区的青年发展情况,根据排序划分为很高、高、中、低4个青年发展水平组别。YDI2020排名前10位的国家依次是新加坡、斯洛文尼亚、挪威、马耳他、丹麦、瑞典、瑞士、荷兰、爱尔兰、卢森堡和葡萄牙(并列),除新加坡为亚洲的英联邦国家以外,其余全部为欧洲国家。

  青年进步指数(YPI)是欧洲青年论坛委托社会进步促进会开展的研究,分析框架基于该促进会2013年发布并逐年更新的社会进步指数。第一版YPI指数发布于2018年,2021年进行了更新。与YDI指数相同,由于指标选择和数据来源的修订,不同版本的YPI指数之间无法进行比较。YPI2021主要围绕基本人类需求、幸福基础、发展机会3个维度确定12个发展领域,每个领域设置3-5项指标,共设置58项具体指标。该指数以15-24岁青年作为研究对象,数据来源包括联合国粮农组织、毒品与犯罪办公室、教科文组织、开发计划署、经社事务部以及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劳工组织、国际电信联盟等国际组织的统计数据,全球疾病负担数据库、盖洛普世界民意调查、民主多样性项目等研究咨询机构的调查数据,以及泰晤士高等教育排名等测算数据。经过原始数据缺失值插补、主成分分析赋权等方式合成12个领域的标准化得分,通过等权重的方式合成3个维度得分以及总体得分。YPI2021测算出150个国家和地区的完整青年进步分数,对18个国家进行了部分测算。YPI2021排名前10位的国家依次是挪威、丹麦、芬兰、瑞士、瑞典、冰岛、新西兰、加拿大、奥地利、澳大利亚,其中有7个欧洲国家、两个大洋洲国家、1个北美洲国家。亚洲排名最高的是新加坡,仅排名第十六位。

  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分类标准,YDI2020和YPI2021排名前20位均为经济发达国家,而全球87%的15-24岁青年生活在发展中国家,这样的评估结果会引发研究者思考——在评估指标的设计选择与合成赋权方法选择上,是否充分考虑并挖掘了发展中国家青年发展的成效?

  基于此,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清华大学青少年德育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中国国情研究中心组成联合课题组,希望更多从发展中国家的视角,对世界各国青年发展现状进行多维度、多层次的评估。该研究从2021年2月启动,邀请诸多政策参与者、专业研究者、青年工作实践者进行多轮讨论,经过理论准备、指标构建、数据采集、测算校验等过程,历时近1年设计了“国际青年发展指数”评估体系,旨在立体综合地呈现各国青年发展的现状、特点、趋势及存在问题。

  课题组借鉴人类发展指数(HDI)、YDI、YPI等指标的设计理念,吸收联合国《世界青年行动纲领》《关于青年政策和方案的里斯本宣言》《青年2030:联合国青年战略》等政策内容,结合中国《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明确的10个青年发展领域,经过多轮专家讨论、征求意见、反复推敲,从青年基本需求、成长机会、可持续发展等不同维度,确定了健康与生活、教育与文化、就业与创业、家庭与社会、公共参与5个一级指标,每个一级指标对应3-4项二级指标,共确定17项二级指标。综合考虑权威性、可获得性和可比较性,指标测算数据均选自国际组织或学界认可的研究机构数据库,包括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经社事务部、教科文组织以及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劳工组织、国际电信联盟等机构的统计数据,全球疾病负担数据库、全球创业观察项目、民主多样性项目等研究咨询机构的调查数据。经过原始数据缺失值插补、标准化无量纲处理,并选用兼顾数据冲突性与对比强度的CRITIC客观赋权法进行指标合成,测算出85个国家的青年发展得分。国际青年发展指数排名前10位的国家依次是新加坡、挪威、比利时、丹麦、冰岛、澳大利亚、以色列、巴林、科威特、奥地利,其中有4个亚洲国家、5个欧洲国家、1个大洋洲国家。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分类标准,前10名中有8个发达国家、两个发展中国家。

  课题组将“国际青年发展指数”评估结果与体现经济发展水平的“人均GDP”和体现人类综合发展水平的“人类发展指数(HDI)”进行了比较。结果显示,排名前10位的国家中,巴林、科威特作为发展中国家,其青年发展水平均大幅优先于经济发展和人类综合发展水平,其余发达国家均处于基本同步或略微优先水平。总体看,在指标测算的85个国家中,发达国家中青年发展优先于经济发展的占11.76%、优先于人类综合发展的占5.88%;相比而言发展中国家表现更好,青年发展优先于经济发展的占31.37%,优先于人类综合发展的占27.45%。可以看出,青年发展具有较强的综合性、系统性,单一经济发展水平难以决定青年发展水平,促进青年发展需要多方面协同用力。随着发展中国家的持续快速发展,发展中国家青年将拥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更多元的发展机会。

  数据局限性是不同青年发展指数研究面临的共同问题。其一是青年数据年龄口径问题。虽然YDI和YPI都有明确的青年年龄段界定,但对数据源中无法分解出年龄段的数据和不能完全与所界定年龄段匹配的数据,均以原始数据进行测算,如:YDI采用的互联网使用率是覆盖全年龄段人口的数据;YPI采用的儿童死亡率是联合国跨部门工作组关于5岁以下年龄段的估算数据。在国际青年发展指数研究中,联合课题组对于可以明确区分年龄段的数据,优先选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劳工组织对青年定义的15-24岁年龄段;对于无法分解出年龄段的数据和不能完全与所界定年龄段匹配的数据,同样采用原始数据进行测算。其二是原始数据缺失问题。总体看,不同青年发展指数研究都选择对原始数据进行插补。YDI2020排名前10位的国家中最高的插补率达14.81%、最低的也有3.7%,全部181个国家和地区中,有两个国家超过48%的数据来自插补。在国际青年发展指数研究中,联合课题组对原始数据进行插补前,首先剔除了原始数据缺失值超过两个的国家和地区,只对原始数据缺失1-2个的国家依次按线性插补、最近年份插补、特征值分组插补的方法补齐数据,尽量确保插补数据客观有效。

  国际青年发展指数研究是联合联合课题组进行的第一次探索,还有不少细节需要进一步完善。考虑到YDI和YPI在首次发布之后,均在数据补充、指标调整、分析方法等方面进行了更新,联合课题组也将在积累数据、完善方法、分析比较的基础上对指数进行定期更新,为各国青年发展提供更加有益的借鉴。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编者按近日,由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清华大学青少年德育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中国国情研究中心联合课题组研究形成的《国际青年发展指数报告2021》(以下简称《报告》)正式发布。《报告》以跨学科理论研究为基础,基于各国青年普遍关注的青年发展领域,确定了5个一级指标和17个二级指标,并选取85个国家进行测算,力求通过多维度、多层次的评估,立体综合呈现各国青年发展现状、特点、趋势和存在问题,促进各国青年发展交流互鉴,推动青年健康成长。为帮助读者更好了解《报告》相关内容,本报特邀请联合课题组专家进行专题解读。本期刊发的是清华大学青少年德育研究中心主任谢矜的文章——《不断完善的青年发展指数研究》。

  2021年6月,欧洲青年论坛发布“青年进步指数(YPI)2021”;8月,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英联邦秘书处发布了原定于2020年发布的“全球青年发展指数2020”;12月,“国际青年发展指数”联合课题组在第十七届中国青少年发展论坛发布《国际青年发展指数报告2021》。关于青年发展指数,不同的研究有哪些异同呢?

  从国际上看,联合国大会以“参与、发展与和平”为主题,首次将1985年定为“国际青年年”,提示国际社会更加注重青年在世界上发挥的重要作用,特别是他们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潜在贡献。由此,青年发展日益成为各国关心的重要议题。1995年联合国发布《2000年及其后世界青年行动纲领》(WPAY),为在国际和国家层面促进青年发展提供政策框架和实践指导方针,并列举出10个青年优先发展领域。进入21世纪后,WPAY的优先领域扩展到15个,联合国关于青年发展的相关行动倡议也不断出台。那么,各国关于青年发展的行动效果如何?哪些领域需要进一步加强关注?关于青年发展指数的不同研究,其目的都在于通过对青年发展不同领域数据的分析来呈现青年发展的现状和成效,为关注青年发展的政策制定者、研究者、社会倡导者提供基于实证的参考。

  英联邦秘书处是较早对青年发展进行国际比较的组织,其在2013年发布了第一版全球青年发展指数(YDI),2016年、2020年分别进行了更新。YDI2020涵盖健康与幸福感、教育、就业与发展机会、平等与包容、政治与公民参与、和平与安全6个领域,每个领域对应3-7项指标,共设置27项具体指标。该指数以15-29岁青年作为研究对象,数据来源包括联合国人口司、教科文组织、经社事务部以及世界银行、国际劳工组织、国际电信联盟等国际组织的统计数据,全球疾病负担数据库、盖洛普世界民意调查等研究咨询机构的调查数据,以及经济与和平研究所等研究机构的测算数据。经过原始数据缺失值插补、标准化处理,以专家讨论赋权进行指标合成,计算出181个国家和地区的青年发展情况,根据排序划分为很高、高、中、低4个青年发展水平组别。YDI2020排名前10位的国家依次是新加坡、斯洛文尼亚、挪威、马耳他、丹麦、瑞典、瑞士、荷兰、爱尔兰、卢森堡和葡萄牙(并列),除新加坡为亚洲的英联邦国家以外,其余全部为欧洲国家。

  青年进步指数(YPI)是欧洲青年论坛委托社会进步促进会开展的研究,分析框架基于该促进会2013年发布并逐年更新的社会进步指数。第一版YPI指数发布于2018年,2021年进行了更新。与YDI指数相同,由于指标选择和数据来源的修订,不同版本的YPI指数之间无法进行比较。YPI2021主要围绕基本人类需求、幸福基础、发展机会3个维度确定12个发展领域,每个领域设置3-5项指标,共设置58项具体指标。该指数以15-24岁青年作为研究对象,数据来源包括联合国粮农组织、毒品与犯罪办公室、教科文组织、开发计划署、经社事务部以及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劳工组织、国际电信联盟等国际组织的统计数据,全球疾病负担数据库、盖洛普世界民意调查、民主多样性项目等研究咨询机构的调查数据,以及泰晤士高等教育排名等测算数据。经过原始数据缺失值插补、主成分分析赋权等方式合成12个领域的标准化得分,通过等权重的方式合成3个维度得分以及总体得分。YPI2021测算出150个国家和地区的完整青年进步分数,对18个国家进行了部分测算。YPI2021排名前10位的国家依次是挪威、丹麦、芬兰、瑞士、瑞典、冰岛、新西兰、加拿大、奥地利、澳大利亚,其中有7个欧洲国家、两个大洋洲国家、1个北美洲国家。亚洲排名最高的是新加坡,仅排名第十六位。

  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分类标准,YDI2020和YPI2021排名前20位均为经济发达国家,而全球87%的15-24岁青年生活在发展中国家,这样的评估结果会引发研究者思考——在评估指标的设计选择与合成赋权方法选择上,是否充分考虑并挖掘了发展中国家青年发展的成效?

  基于此,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国际青年交流中心、清华大学青少年德育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中国国情研究中心组成联合课题组,希望更多从发展中国家的视角,对世界各国青年发展现状进行多维度、多层次的评估。该研究从2021年2月启动,邀请诸多政策参与者、专业研究者、青年工作实践者进行多轮讨论,经过理论准备、指标构建、数据采集、测算校验等过程,历时近1年设计了“国际青年发展指数”评估体系,旨在立体综合地呈现各国青年发展的现状、特点、趋势及存在问题。

  课题组借鉴人类发展指数(HDI)、YDI、YPI等指标的设计理念,吸收联合国《世界青年行动纲领》《关于青年政策和方案的里斯本宣言》《青年2030:联合国青年战略》等政策内容,结合中国《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明确的10个青年发展领域,经过多轮专家讨论、征求意见、反复推敲,从青年基本需求、成长机会、可持续发展等不同维度,确定了健康与生活、教育与文化、就业与创业、家庭与社会、公共参与5个一级指标,每个一级指标对应3-4项二级指标,共确定17项二级指标。综合考虑权威性、可获得性和可比较性,指标测算数据均选自国际组织或学界认可的研究机构数据库,包括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经社事务部、教科文组织以及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劳工组织、国际电信联盟等机构的统计数据,全球疾病负担数据库、全球创业观察项目、民主多样性项目等研究咨询机构的调查数据。经过原始数据缺失值插补、标准化无量纲处理,并选用兼顾数据冲突性与对比强度的CRITIC客观赋权法进行指标合成,测算出85个国家的青年发展得分。国际青年发展指数排名前10位的国家依次是新加坡、挪威、比利时、丹麦、冰岛、澳大利亚、以色列、巴林、科威特、奥地利,其中有4个亚洲国家、5个欧洲国家、1个大洋洲国家。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分类标准,前10名中有8个发达国家、两个发展中国家。

  课题组将“国际青年发展指数”评估结果与体现经济发展水平的“人均GDP”和体现人类综合发展水平的“人类发展指数(HDI)”进行了比较。结果显示,排名前10位的国家中,巴林、科威特作为发展中国家,其青年发展水平均大幅优先于经济发展和人类综合发展水平,其余发达国家均处于基本同步或略微优先水平。总体看,在指标测算的85个国家中,发达国家中青年发展优先于经济发展的占11.76%、优先于人类综合发展的占5.88%;相比而言发展中国家表现更好,青年发展优先于经济发展的占31.37%,优先于人类综合发展的占27.45%。可以看出,青年发展具有较强的综合性、系统性,单一经济发展水平难以决定青年发展水平,促进青年发展需要多方面协同用力。随着发展中国家的持续快速发展,发展中国家青年将拥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更多元的发展机会。

  数据局限性是不同青年发展指数研究面临的共同问题。其一是青年数据年龄口径问题。虽然YDI和YPI都有明确的青年年龄段界定,但对数据源中无法分解出年龄段的数据和不能完全与所界定年龄段匹配的数据,均以原始数据进行测算,如:YDI采用的互联网使用率是覆盖全年龄段人口的数据;YPI采用的儿童死亡率是联合国跨部门工作组关于5岁以下年龄段的估算数据。在国际青年发展指数研究中,联合课题组对于可以明确区分年龄段的数据,优先选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劳工组织对青年定义的15-24岁年龄段;对于无法分解出年龄段的数据和不能完全与所界定年龄段匹配的数据,同样采用原始数据进行测算。其二是原始数据缺失问题。总体看,不同青年发展指数研究都选择对原始数据进行插补。YDI2020排名前10位的国家中最高的插补率达14.81%、最低的也有3.7%,全部181个国家和地区中,有两个国家超过48%的数据来自插补。在国际青年发展指数研究中,联合课题组对原始数据进行插补前,首先剔除了原始数据缺失值超过两个的国家和地区,只对原始数据缺失1-2个的国家依次按线性插补、最近年份插补、特征值分组插补的方法补齐数据,尽量确保插补数据客观有效。

  国际青年发展指数研究是联合联合课题组进行的第一次探索,还有不少细节需要进一步完善。考虑到YDI和YPI在首次发布之后,均在数据补充、指标调整、分析方法等方面进行了更新,联合课题组也将在积累数据、完善方法、分析比较的基础上对指数进行定期更新,为各国青年发展提供更加有益的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