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党史上的勤廉小故事|“吝啬”的战士——钱兴

  • 发布日期:2022-01-13 23:18   来源:未知   阅读:

  钱兴,1909年出生于广西怀集县(现属广东)诗洞乡凤南村,乳名阿树,原名钱发年,又名钱瑞年。18岁那年,受中学班主任兼语文教师梁一柱(中共党员)的影响,为表示“毕生要为复兴中华民族而奋斗”,改发年为“兴”,得名钱兴。1936年在广州中山大学法学院加入中国并任中共中山大学支部书记,1937年春调往福建历任中共厦门市委书记,漳州中心县委宣传部部长,1940年调任中共广西省工委书记。1942年桂林“七九”事变后,于该年10月转移到贺州钟山英家,并将省工委机关转移到英家,在英家艰苦斗争了近五年,做了大量工作,1947年7月广西省工委撤销,钱兴同志调任中共粤桂湘边工委副书记、粤桂湘边游击纵队副政委。1948年11月中旬,在怀集县仕儒村突围时壮烈牺牲,时年39岁。

  钱兴在广西省工委机关移居英家后,与当地党员群众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在牛垌开展生产自救,一面发展养鸡,一面积极垦荒种植,还烧石灰贩卖挣钱。钱兴对农作物护理很认真,天旱就挑水淋,缺肥的就施粪。附近的肥不多,他每天傍晚到牧牛场捡一、二担牛粪回来。钱兴曾对张赞周说:“作物长得好与坏,不是天生的,而决定于我们的双手,今后我一家人的生活和来这里联系工作的同志们的粮食就靠现在这些开垦的荒地了。”钱兴对鸡尤其爱护,一只母鸡找地方生蛋,结果把煮好的一钵粥打翻了。本来粮食就不够食用,母鸡这么一弄,邹冰看见后,一急之下就用竹棒去追打母鸡,钱兴马上阻止邹冰说:“母鸡不懂事,自己没有把粥放好,反而怪母鸡,它可是我们主要的经济来源之一呀。”

  钱兴的生产成绩不错,张赞周的父亲和邻里群众也很钦佩,同志们没想到一直上学读书,忙于革命工作很少务农的钱兴居然是位务农高手。劳动成果不错,但钱兴却舍不得吃,特别是玉米、黄豆之类的东西,每天三餐就是吃红薯、芋头,鸡和鸡蛋就更不用说,在日常生活中是不会杀鸡或吃鸡蛋的,鸡和鸡蛋都被换成了钱,以备来联系工作的同志急用。在牛垌生活期间,钱兴一家与吴赞之同志的生活是十分艰苦的,三四两米放一大瓢水熬一锅粥,一锅粥要先照顾年幼的钱参,然后再舀两勺粥水拌些糠皮或藤菜喂几只鸡和一只小黑狗。鸡是重要的经济来源,所以要照顾好;小狗不能不养,可以当警卫。除了鸡狗的外,剩下的才是钱兴、邹冰、吴赞之的口粮,吃饭时总要争执一场,每次都是邹冰开始说:“你们先吃,多吃一点,我不要紧。”然后是钱兴说:“亚祥(吴赞之化名)先吃,多吃点,你是年轻人,又要劳动。”赞之同志哪能多吃,钱兴同志工作责任大,劳累得面黄肌瘦,邹冰同志也饿得不像样,蓬头垢面的像个叫花婆一样。相互谦让不下去的时候,钱兴就以“家长”身份出来做主,摆上三个碗,由他一勺一勺地分,命令邹冰和赞之同志吃,往往是邹冰和赞之同志的碗是满的,钱兴的碗里只是半碗粥,但钱兴又不许多说一句话。赞之和邹冰看着眼泪直流,实在是吃不下去,这时钱兴就再从他们的碗里分一点,大家才开心地吃起来。没有食物,他们就想尽办法去寻找各种替代食品,河里的虾、小鱼、田螺自不必说,吃蛇、吃青蛙是常事,别人不要的死牛仔、死猪仔、死狗仔都变成了他们的席上佳肴。有一次因为贪吃一只死牛仔,不慎失火把白沙井的那间茅屋给烧了,幸而人没有受伤,大家互相安慰说是一场不错的火,因为这一把火把平日作恶多端的老鼠和跳蚤彻底消灭掉了。

  钱兴“吝啬”,舍不得吃那些好东西,他的理由很简单:“黄豆好收藏,红薯、芋头不好收藏。玉米、黄豆很解决问题,曾经有几次夜深了同志们才来到,如果家里没有玉米、黄豆,到哪里找米煮给同志吃。鸡和鸡蛋更要紧,早些时候有两位同志来联系工作,路费用光了,又有紧急任务,需要很快搭汽车走,若没有鸡和鸡蛋可以卖,就会误了大事。”这位会务农的“吝啬”省工委书记,盘算的这些细账,原来都是党的大事。

  故事简评:为革命事业而盘算生活的细账,从细微之处透视革命的大事,善于从小处着眼,处理大问题,在生活的小细节上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树立良好领导干部形象。时代在发展,钱兴的作风和精神没有过时,我们应向他学习,发扬他严谨、务实、清廉、正直的工作方法和作风。(钟山县纪委监委钟山县党史办)